當前位置:首頁
 >> 新聞中心  >> 中學要聞
「南外仙林的法布爾」攜科普新作回母校暢談昆蟲與理想,他還是從前那個少年……
發布日期:2022-05-19 瀏覽次數: 字號:[ ]

他是江蘇省科普作家協會重點支持培養的青年科普作家,是美國名校昆蟲學在讀碩士,同樣令他自豪的是,他是南外仙林分校的校友,中學在這里生活了六年。


正值南外仙林“六大節”之一的科技節,5月17日下午,在學校小劇場,2017屆學長詹志鴻給初中學弟學妹帶來一場“刷新認知”的講座。


科學嚴謹的態度,娓娓道來的講述,一張張親手拍攝的稀有昆蟲照片,一個個新奇有趣的昆蟲知識,不僅讓同學們大開眼界,更對大自然涌生出另一番感觸。


01
大開眼界的昆蟲講座


害蟲?益蟲?

從“分得清”到“分不清”


很多人熟悉昆蟲,卻不知道“昆蟲”名稱的由來,詹志鴻由此說起。在漢語中,“昆”有眾多的意思。在自然界,昆蟲是數量很多的物種。


  • 世界上95%的物種屬于無脊椎動物

  • 85%的無脊椎動物屬于節肢動物

  • 90%的節肢動物屬于昆蟲


昆蟲是地球上數量最多的動物群體。如果單從數量多寡來看,這個世界是屬于昆蟲的世界。為什么昆蟲的種類如此豐富?他拋出這個思考題。


接著他依次介紹了昆蟲各部分身體結構——

接著,話題開始深入——人們習慣于把昆蟲劃分為“害蟲”或是“益蟲”,那么什么是“害蟲”?什么是“益蟲”?

“害蟲”和“益蟲”只是以人類的角度出發,自然界中不存在類似劃分。


人類與昆蟲的相處,

到底是誰侵擾了誰?


很多人看到昆蟲會害怕,有些人會立即拍死它們。多數人不喜歡甚至厭惡昆蟲入侵自己的生活空間,認為昆蟲是低等的、原始的生物。


但詹志鴻說,從科學的角度看,“人類并不比昆蟲高級,昆蟲也沒有比我們原始”。大二時學“無脊椎動物演化學”,教授在第一節課上就說,“世界上所有現生的生物,和我們人類都是平行的關系,沒有高級或原始之分”,我們只能用原始去形容化石,或者已經滅絕的物種。


昆蟲也并不可怕,沒有一種昆蟲是被自然設計為以傷害或恐嚇人類為生的,它來到世界上,有它自己的任務。為什么我們經常能見到它們?因為隨著人類的快速發展,占據了本來屬于昆蟲的生活區域。換句話說,不是昆蟲侵擾了我們,而是我們侵擾了昆蟲的世界。

面對浩瀚如星辰的昆蟲學,

必須承認“我們不知道”


最后,他回到剛開始的問題:為什么昆蟲的種類那么豐富?答案令人意外,科學的回答是“我們不知道”。


他的導師、全美最著名的分類學家對他說,沒有人能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昆蟲學家,因為昆蟲學浩瀚如星辰,單憑個人智慧,無法解釋其中的許多奧秘,畢生研究也只能觸及其中極少的一部分,也許是十萬分之一。


從昆蟲學誕生的時代起,科學家們就試圖去解釋“為什么昆蟲的種類這么豐富”,提出了許多假設,但沒有一種能適用于所有的昆蟲。在昆蟲面前,人類只能承認“我們不知道”。


就像法布爾在《昆蟲記》中說的那樣:

如果一個人真正激情滿懷,他就終生是個小學生,只不過不是書本的小學生,而是世間萬物這個知識永不枯竭的大學校的小學生。


即便已經小有名氣,詹志鴻一直謙遜地自稱為“昆蟲愛好者”,他愿意繼續俯身于山水之間,研究昆蟲,探索大自然,也希望通過參與科普工作,讓更多人重新認識動植物,包括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昆蟲。

02
答學弟學妹問


大膽提問 VS 謹慎解答


講座最后10分鐘,可以自由提問。面對有趣的昆蟲世界,同學們提出五花八門的問題。詹志鴻連連贊嘆:“沒想到大家的提問,質量都這么高!”他科學嚴謹、內涵豐富的回答,也贏得同學們陣陣掌聲。


Q
在中學部B棟的教學樓后面,有一只甲蟲的尸體,從去年到現在都沒有腐爛,請問這是為什么?
A

昆蟲和我們人類不一樣。我們人類是肌肉組織暴露在外面,但昆蟲外面是骨骼,里面才是類似人類肌肉的組織。你看見的是昆蟲的外殼,可能它里面已經空了。這也是為什么一些昆蟲標本能夠保存幾百年都不會腐化,甚至連顏色都沒有改變,因為這是它的外骨骼結構。這也是昆蟲最為重要的特點之一。

Q
如果蚊子從世界上滅絕了,會怎么樣?
A

好巧不巧,這是我大一時的一篇論文,教授讓我們寫的就是“如果蚊子滅絕了,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?”如果蚊子滅絕了,那么以蚊子為食的動物,比如蜻蜓,數量就會銳減。以蜻蜓為食的鳥類或其他小動物,數量也會減少一部分,沒有那么多了。依靠這些動物傳粉的植物得不到傳粉,數量也會減少。這是一個連鎖反應。雖然蚊子是許多疾病的攜帶者,但是這個世界不能沒有蚊子。如果沒有蚊子,會帶來其他許多物種的改變。

Q
不同科目昆蟲的不同結構,對他們的生存有什么樣的影響?
A

我大二學習演化時,有一個重要的觀點:“人類為了看見世界,所以有了眼睛”這句話是錯誤的。因為演化的過程是不可預測的,是隨機發生的,我們不能說昆蟲為了什么樣的目的而演化出某個結構,只能說昆蟲的某種結構能夠幫助它更好地適應環境。各種昆蟲“適者生存”地演化出各自的結構、器官或一些本領,至于為什么?目前無法解釋。

Q
如果把昆蟲的基因,移植到人類的身上,真的會出現蜘蛛俠這樣的生物嗎?
A

我從一個側面回答這個問題。大家都知道,昆蟲是由頭、胸、腹組成的,頭上有眼睛和觸角,胸部有腿或翅膀。我們能否通過編輯基因,讓昆蟲的頭上長出翅膀或腿呢?答案是可以。科學家通過控制果蠅某些基因的表達程度,成功地讓它在頭部長出了腿、翅膀。回到你的問題本身,單純從科學的角度,不是沒有可能。但涉及人類倫理,不可以做這樣的嘗試。

Q
為什么“飛蛾撲火”?上晚自習時,許多蛾子在燈光附近飛來飛去。
A

昆蟲中有些是日行的,有些是夜行的。像白天行動的蝴蝶,晚上一般不可能看見它們。而飛蛾是夜行性的。在晚上,它是靠月亮“導航”的,根據月亮自轉的角度變化,調整它的飛行軌跡。面對人造光源,它可能失去判斷,仍然按照某種規律調整飛行角度,導致飛出的軌跡是一個弧形,慢慢地無限靠近光源,最后就飛進光源。這是解釋“飛蛾撲火”的假設之一。另一種假設是飛蛾為了尋找食物,后一種假設沒有得到進一步的證實,建議暫時采信第一種假設。


03
“南外仙林法布爾”的成長經歷


遵從興趣,志存高遠


詹志鴻中學時被大家尊稱為“南外仙林的法布爾”。他從小喜歡昆蟲,家里有大大小小幾十個盒子,養著各種昆蟲。在小學一年級“成長的腳印”中,他就用稚氣的筆跡寫下“我長大了想當動物學家”。


小學時他出版過與昆蟲有關的故事,高一開始自學昆蟲學大學教材,高二創辦學校第一個昆蟲社團,并發表昆蟲學論文,高中畢業后被美國昆蟲學排名第三的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錄取。


18歲時接受采訪,面對攝像鏡頭,他說未來會“毫不猶豫回到國內,為國家的昆蟲學做出貢獻”,“科學之火如果必須要用少數人的生命點燃,那么我希望這個人是我”


現在他離當初立下的志向越來越近。目前已發表鍬甲科昆蟲系統發育學文章2篇,發現鍬甲科中國新紀錄8種;發表有關赤翅甲生活史文章1篇,任《中國鍬甲圖鑒》主編。他在美國碩士階段的學習已接近尾聲,正計劃回國繼續攻讀昆蟲學博士。

04
給學弟學妹兩個建議


人生要有理想

不以考名校為目的


“今天站在這里,我挺感動的。”講座結束,即將離開小劇場的舞臺,詹志鴻恬淡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深情,“八年前,我也坐在這里。那時經常到小劇場參加各種活動,包括科技節。本來今天我想換上一身(南外仙林的)校服來做演講,很可惜沒有找到,可能是落在美國了。”他由衷地給學弟學妹提出兩個小建議。


1. 做人要有理想,不是以考上某個高中或者大學為目的,而是長期的理想,是你愿意為之奮斗一生的目標。我的理想是,在昆蟲研究領域,要給這個領域留下一些什么。這個目標一直激勵著我前行。所以,哪怕你中考失利、高考失利,沒有去成你想去的學校,這都沒關系,如果你有理想,不管用什么樣的方法,都會去達成。一個學校不應該成為決定你理想的唯一因素,你應該要有自己的信心,自己的信念。


2. 多多珍惜身邊的同學,珍惜相處的每一天。我在南外仙林生活了6年,尤其初中3年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,至今常常夢起,夢見我初中的好朋友,初中老師說過的話。等長大了回頭去看,會覺得是人生中最最值得留戀的回憶。南外仙林是這樣一所優秀的學校,我相信大家都能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。


05
新書出版


讀懂法布爾的昆蟲世界


最近詹志鴻的科普新作《解讀昆蟲記》正式出版,已上架網上書店。書中精美的昆蟲圖片,都是他走遍名山大川,在尋訪昆蟲的途中自己拍攝的。








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忘忧草在线社区WWW中国中文-亚洲激情-美国禁忌矿桥矿6集-为了儿子考试我给了他一次-无人区在线高清完整日本